2020 年 10 月 29 日

黃奎博/謝長廷該上的釣魚台三堂課

身為駐外官員,謝長廷竟也沒搞清楚,中華民國政府的立場應該是擱置主權爭議,而不是擱置主權。

6月上旬,日本石垣市議會提案將屬於宜蘭縣頭城鎮大溪里的釣魚台列嶼(台灣重要漁場)改名為「登野城尖閣」,並於同月22日通過。

謝長廷因為處理相關問題時,動不動就扯一下中華民國政府後腿,被網民稱為「賣國」、「民族罪人」等等,他已揚言交由律師處理。

▲ 隸屬於我國的釣魚台,9日被日本沖繩縣石垣市長提案改名。(圖/CFP)

日本實質控制釣魚台?不符事實&法理

就外交專業角度來說,謝長廷應該補修以下三堂課。

謝長廷代表要上的第一課:事實上和法理上,中華民國政府從未承認美國所謂「移交行政權給日本」的做法,外交官員也不應稱日本實質控制釣魚台。

謝長廷在牽涉到主權問題上,被許多人戲稱為「助」日代表。他在此事自稱先嚴正關切,後提出抗議。

問題是,在台灣的民眾不知道他怎樣跟日本政府交涉的,但卻知道他在釣魚台案,試圖降低當時國民黨蔣介石政府作為的強度;這比李登輝在總統卸任後才說釣魚台是日本的,還要危險,因為他是中華民國現任的駐日代表,類同特命全權大使。

謝長廷不只以中華民國官方身分,承認美國在1971年將釣魚台列嶼的行政權交予日本,所以日本到現在都擁有該地的實質管轄權,還在本月22日於臉書宣稱「遍查歷史紀錄,二年只有表示驚愕和遺憾,並重申主權在我的二紙聲明而已…,查不到當時有什麼正式交涉」。他已經被很多人拿出資料反駁,這裡就不一一詳述了。

日本對釣魚台列嶼所謂的有效管轄,不僅受到我國政府數十年來持續聲明、抗議或民間登島的影響,近年來更受到中共公務船咨意進出釣魚台周邊海域的挑戰。

然而,無論謝長廷自述18次立即抗議或嚴正聲明的方式與內容為何,他臉書所說的「滅自己志氣」言論,一定會減損我國對於釣魚台列嶼主權相關抗議或聲明的力道。

此外,如果謝長廷把他臉書的這些話告訴日本官員或國會議員,又把抗議人士及組織一竿子打成「逢日必反、逢中必軟」,沒有正確傳達國內對於釣魚台的關切,則日本人不僅會很高興,而且會認為我國上下並未團結一致,堅持保衛釣魚台列嶼的主權和行政管理權。

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領銜、受外交部委託管理對日關係的「台灣日本關係協會」,能不能想想辦法?不要躲在謝長廷後面,也不要讓謝長廷一個人愈幫愈忙。


▲ 國民黨團召開「釣魚台遭日本更名 蔡英文還在分贓監委」記者會。(圖/記者屠惠剛攝)

馬政府擱置「主權爭議」vs 蔡政府擱置「主權」

謝長廷代表要上的第二課:領土主權不能擱置

總統府對於這次釣魚台「被更名」事件定調為「擱置爭議、共同開發」,謝長廷說這是沿襲馬英九政府的立場。

雖然蔡政府官員難得會承認是「馬規蔡隨」,但馬政府時代的原則是「主權在我、擱置爭議、和平互惠、共同開發」,比蔡英文政府所主張的,更能彰顯中華民國主權。謝長廷硬要將二者相比,只是讓蔡英文的相對軟弱再次表露在大眾之前。

身為駐外官員,謝長廷竟也沒搞清楚,中華民國政府的立場應該是擱置主權爭議,而不是擱置主權。

6月16日,他在臉書寫下,釣魚台列嶼「現狀是由日本管領,主張擱置主權其實對現狀管轄者有利…,但就台灣來講,過去我們主張兩岸擱置主權,事實上也是因為事實管轄者是我們,較為有利」。

主權如何擱置?何況擱置之後,釣魚台豈不是暫時變成無主地?

就算是前行政院副院長陳其邁在當立委時酸說,馬政府乾脆到釣魚台辦釣魚比賽,都比謝長廷強,因為那句酸言至少沒有擱置中華民國對釣魚台列嶼的主權。

▲ 駐日代表謝長廷。(圖/ETtoday資料照) 

涉日問題蔡「佛系因應」 宜蘭漁民遭驅逐

謝長廷代表要上的第三課:光看數字不足以表示工作績效良好

本月24日,謝長廷在臉書稱,在釣魚台水域附近,「過去四年沒有台灣漁船被扣押,更早四年則有18次」,藉此表示漁民人身財產都獲得更佳的保障。行政院海巡署最近也表示,在過去4年,台灣漁船遭日本公務船「干擾」案件,從40艘次減至10艘次。

這些都是因為謝長廷努力抗議,以及海巡署強化護漁力道的結果嗎?希望都是。

但根據蘇澳區漁會理事楊德信的說法,釣魚台周邊海域明明是我國與日本重疊的經濟海域,並非日本專有,日本卻一直想把台灣漁民趕出經濟海域。

所以,也有可能是因為日本態度強硬,吃定蔡政府,技術性壓縮了2013年《台日漁業協議》中,爭取到的釣魚台周邊7萬多平方公里自由作業海域。

蔡政府則因為對這些涉日問題採「佛系因應」,未下令強力護漁、寸土不讓,以致宜蘭漁民不敢前往原本可以自由作業、現日方頻繁執法的水域。

我國另一個與日本有爭議的重要漁場沖之鳥礁(Okinotori Reef)海域,現在不就是這樣嗎?

若是如此,前述的數字就不足以自豪了,而且謝長廷和整個蔡政府應該更加努力對日交涉、積極護漁維權,才能為漁民創造安心作業的環境。

謝長廷已經駐日4年多,之前並無駐外專業,大概因為上任前不必去外交部外交及國際事務學院受訓,所以對這3門課的掌握有限。如果蔡政府考慮換人駐日,亡羊補牢猶未晚矣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